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加坡娱乐 > 明星人物 > 戚玉武:有伤疤的父亲

戚玉武:有伤疤的父亲

: [      ]  

我的下巴右边有一个小肉痣,那不是普通的肉痣,其实是一个伤疤,长成了痣。这颗痣很小,颜色也不特别,不是很明显,化妆时不须要特别遮掩。

谁的成长没有点伤疤,谁的身上没有一点故事?尤其是男生。我受不了皮肤洁白无瑕的男生,都不知他们的童年是不是在海绵坑里长大的。很多人都去文身,让身体有故事,但我觉得最厉害的是这些纯天然的伤疤,它是生活留下来的印记,是自然的结晶。

摔下树吐血,假装没事

我念小学时,家住郊区,虽然现在已成市中心,当时却是被农田和树林围绕的乡野。那里开始发展后,树林的树都被砍得一棵不剩,对小孩来说成为一个绝妙的游乐场,树都东倒西歪,没有原来那么难爬了,我们在纵横交错的树枝间建“窝”,并邀请其他小孩到自己的窝里做客。

有一次我爬到别人家的“窝”,不慎从窝里摔下树。我能感觉自己在空中经历了一些时间才到达地上,因为我在过程中还能想两三件事。如今已忘记是如何到达地面的,只记得落地后,嘴里就吐出鲜血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从嘴里吐出的血,觉得自己就像电视里的人一样,害怕、恐惧瞬间占领全身。

我得像个男人一样,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,其实疼得气都喘不上来。当时没有镜子,不能看到我的嘴巴到底怎么了,只知道很疼,血也没有再流。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就很严,平时没被少打,我遇到这样的事,当然不敢跟父母坦白,到时候不但嘴疼,屁股和脚也会疼。

上天要降大任于我,必先劳其筋骨,我一进家门,刚好家人在吃甘蔗,一个对吃来者不拒的我,为了掩饰,当然得马上拿起甘蔗就啃,还要装作吃得像往日一样拼命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那条有手臂那么长、那么粗的甘蔗连皮带肉地干掉,我想是害怕的肾上腺素作用。

到了晚上,伤口已经非常明显,我的下巴肿得像刚出炉的面包,面对爸妈的询问,为了让他们能够比较合乎情理地了解儿子的所作所为,我解释是走斜坡时不小心摔倒,磕到了自己的嘴,这个谎,一直延续到现在。

让孩子不必隐瞒的父亲

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有人问我:要做一名怎样的父亲?我还没有准备好迎接孩子的伤疤,虽然那天迟早都会到来,但我希望成为让孩子能没有负担地跟我说任何事情的父亲。坦白说,我还不知道如何成为那样的父亲,我只能努力。

文章及图片未注明来源为瑞投咨网,均为转载,如有不适,请联系删除!info@regishome.com

推荐楼盘

最新楼盘